喜茶即將完成新一輪融資,估值600億
2021-06-24 15:40 喜茶 融資

2喜茶即將完成新一輪融資,估值600億

來源:投資界(ID:pedaily2012)  作者:楊繼云

如無意外,這將是中國新式茶飲史上最大一筆融資。

奈雪上市前夕,喜茶又融資了。

投資界獨家獲悉,喜茶最新一輪融資即將落定。經過多方確認,喜茶本輪投資方均為老股東,融資過程持續數月,而估值達到前所未有的600億元,再次刷新了中國新茶飲的融資記錄。

“這次份額爭搶很激烈,新股東一個也沒能擠進來。”一位接近喜茶內部的投資人透露。據投資界不完全統計,目前喜茶背后投資方陣容盛大,出現了idg資本、何伯權、美團龍珠資本、紅杉中國、黑蟻資本、騰訊、高瓴、Coatue等一眾知名機構的身影。

而打造這只超級獨角獸的,是一位90后男生。1991年出生的聶云宸,于2012年創辦喜茶的前身——皇茶的第一家店,這個從廣東江門起家的新茶飲品牌目前已經在全球60多個城市開出了超過800家門店。當年,喜茶店外上百人的等待隊伍,為購買一杯茶飲排隊數十分鐘,甚至數小時,令人印象深刻。

新茶飲的江湖從來不缺少硝煙。此時,喜茶的另一位對手——奈雪的茶將于6天后在港交所掛牌上市,市值有望突破450億港幣。

喜茶新一輪融資,估值高達600億:新股東擠不進來

如無意外,這將是中國新式茶飲史上最大一筆融資。

投資界從多個獨立信源處獲悉,喜茶即將完成新一輪融資,投資方全部為老股東,目前本輪融資金額尚未透露,但投后估值高達600億。對此,喜茶官方回復投資界稱,喜茶方面“不予回應。”

高達600億的估值,再次刷新了中國新茶飲的歷史記錄。2020年初,消息稱喜茶完成由高瓴和Coatue聯合領投的一輪融資,彼時投后估值為160億,直到今年初圈內流傳著喜茶估值超過200億的傳聞。這也意味著,短短半年時間里,喜茶估值暴漲了400億,十分兇猛。

一位接近喜茶的VC合伙人向投資界透露了更多細節:這一輪融資中,“各家機構爭搶還是非常激烈,各種托關系,想要從中分得一些份額。一旦能上車都是抓緊操作,生怕有變。”直到最終敲定名單,喜茶這一輪都未能擠進任何新的外部投資方,皆是老股東。

對此,投資界從另一位專注消費的VC機構合伙人獲悉:“這個事情圈內投資人基本都知曉。據我所知喜茶一直在融資過程中,這一輪拖拖拽拽也有很長時間了,幾個月。”

回過頭來看,喜茶的投資陣容堪稱豪華。迄今為止,喜茶正式官宣過兩次融資——2016年8月,喜茶曾宣布完成來自IDG資本和知名投資人何伯權的過億元融資,這也是喜茶歷史上第一輪融資,此后IDG資本多輪跟投;2018年4月,喜茶宣布完成4億元B輪融資,美團龍珠資本獨家投資,龍珠資本創始合伙人朱擁華代表美團出任喜茶董事;隨后黑蟻資本進入。

后來,創投圈多次傳出喜茶的融資消息,但喜茶方面始終沒有官宣。比如2019年7月,騰訊和紅杉中國領投喜茶,投后估值90億元;2020年3月,高瓴和Coatue聯合領投的新一輪融資后,喜茶的估值160億。至此,喜茶背后明星機構云集,目前IDG資本為最大外部股東,美團龍珠資本是第二大外部股東。

與估值一同走高的,是喜茶的擴張速度。今年2月1日,喜茶官方公布了2020年度報告,當中提及喜茶在全球61個城市共開出695家門店,其中2020年新進入18個城市,新開304家門店,括喜茶主力店202家、GO店102家。而按照最新的公開信息,喜茶目前的門店數量已經突破800家。對比來看,2019年喜茶在43個城市開出了390家門店,2018則是163家。數年狂奔,喜茶已經成為新茶飲超級獨角獸。

一位90后男生的創業故事,身后投資人:喜茶短期不會IPO

喜茶背后是一名90后男生——聶云宸。

1991年,聶云宸在江西出生,后跟隨父母來到廣東江門。2010年,19歲的大專生聶云宸走出校門,意外走上了創業之路。那時iPhone正在改寫手機的操作模式,刷機和越獄安裝軟件正是熱門,聶云宸的第一次創業就選定了智能手機這個行業。后來他以服務帶動銷售,也賣起了手機。

但賣手機依舊是銷售別人家的產品,聶云宸希望能夠打造出自己的產品和品牌。走訪市場后,聶云宸注意到了街邊奶茶店。

當時的奶茶市場還是粉末沖泡的天下,聶云宸嘗遍了市場上的各種品牌,下決心做一家能讓用戶喝到真正有奶、有茶,真材實料的奶茶。2012年5月,懷揣著初次創業得來的啟動金,聶云宸在廣東江門九中街開了一家名為“皇茶”的小店,也就是喜茶的前身,這一年他21歲。

為了節約成本,聶云宸不得不一個人負責店面裝修、產品調制、菜單設計等等工作。最開始,皇茶一天只能賣出幾杯奶茶,沒錢做推廣,聶云宸只能在口味上下苦功,他四處找人們的評價,然后不斷改進,最多時一天就能6次修改配方、自己喝掉20杯奶茶。

堅持了半年后,皇茶門口開始有人排隊了,從此之后快速在江門、中山、東莞等珠三角城市火了起來。2015年底皇茶進入深圳的火爆場面,更是讓這個品牌首次出現在了全國消費者的視野中。但與此同時,在廣東各個城市出現了大量了山寨“皇茶”店鋪,讓這家初創公司不勝其煩。

轉機是在2016年。這一年初,聶云宸放棄了“royaltea皇茶”的商標,將品牌名改為“喜茶”,希望用“一杯喜茶,激發一份靈感“的概念提高消費者品牌辨析度和認知。他經營皇茶時就已經意識到——做茶飲,產品和品牌是王道,但沒有品牌的助力,到哪里都是從零開始。

自此,聶云宸和喜茶開創了中國茶飲的新時代,也帶來了一道特殊的風景:店外上百人的等待隊伍,為購買一杯茶飲排隊數十分鐘,甚至數小時。此后喜茶一路狂奔,拓展門店、向外布局多個城市,風靡全國,至今喜茶已有超800家門店。

同樣在2016年,喜茶拿到第一筆外部投資,也正是IDG資本和知名投資人何伯權這一筆過億元融資,讓喜茶在創投圈火了起來。

IDG資本合伙人連盟曾透露,與喜茶結緣是在2015年。在投資喜茶之前,IDG資本對休閑零食和飲品一直是追求和抱有厚望的,尤其是茶,一直在尋找,“人對茶的需求和茶飲品對人類的意義一直存在。”但從實際來看,街邊的茶水飲料中,真正能夠給年輕人帶來真正好的體驗的產品幾乎找不到,直至喜茶出現。

隨后,喜茶開啟了融資之路,入局機構皆屬行業和賽道內頭部。2019年底,喜茶進行多項工商信息的變更,被外界解讀為其上市做準備。此后有關喜茶上市的消息多有傳聞,但都被辟謠,聶云宸甚至親自出面否認。對此,一位接近喜茶的投資人向投資界確認,喜茶短期內并不會選擇上市。

奈雪向左,喜茶向右,下一個千億消費巨頭是誰

眼下,誰將是新茶飲第一股已經分明——奈雪的茶已經向港股發起了最后的沖刺,6月30日上市敲鐘。臨近敲鐘日,一位參與了路演的機構人士預測,奈雪估值或將達到350至400億元人民幣。

隨著喜茶新一輪融資的完成,一個涇渭分明的現象出現了。“喜茶和奈雪的茶走向了兩條不同的路。”一位專注消費的知名投資人向投資界分析,喜茶并不選擇上市,而是在一級市場融資,繼續按照自己的節奏發展;奈雪反而放棄一級市場走向二級。

實際上,除了喜茶和奈雪,蜜雪冰城、茶顏悅色等新消費品牌也在奔赴IPO路上。開遍大街小巷的蜜雪冰城,今年完成由高瓴、美團龍珠資本、CPE源峰等知名機構的新一輪融資,估值已超200億元,并且公司 A股上市也行至交表階段。此外,投資界還從知情人士處獲悉,開始走出長沙的茶顏悅色,也即將邁出IPO第一步。

正如某一級市場的投資人所預言的那樣,“進入2021年,新式茶飲上市潮即將殺到。”

與此同時,咖啡品牌如Manner、Tims中國、Peet’s Coffee,以及隅田川、三頓半、永璞等已經在一級市場掀起陣陣波瀾。尤其是Manner,最近接連獲得美團龍珠資本、字節跳動投資,成為新晉獨角獸。

而另一邊,年輕人的酒飲品牌們也引來大爆發——開山、醉鵝娘、MissBerry貝瑞甜心、十點一刻、落飲、走豈清釀…..各細分品類的新型酒品牌紛紛獲得VC/PE青睞。連給年輕人賣酒的海倫司小酒館,也已經提交赴港IPO申請。

如今,中國消費賽道的火爆程度,超乎想象。不論是喜茶、奈雪,還是已經上市的泡泡瑪特、逸仙電商,亦或是爆紅的獨角獸SheIn、攪動一級市場的拉面館,中國消費公司的崛起速度令人咋舌。VC/PE們不是在爭搶項目,就在爭搶項目的路上。

與此同時,還有越來越多國際大基金活躍在中國消費市場——日前,LVMH旗下、全球最大消費品基金L Catterton的北京辦公室正式啟動,他們最新一筆轟動市場的投資是元氣森林;還有引人注目的Coatue,這家國際對沖基金已經接連掃貨喜茶、Manner咖啡。

這是中國消費品的黃金時代。這片汪洋里正激蕩著一個又一個新機會,所有人都相信,中國一定會誕生眾多千億市值的世界級消費巨頭。當我們把目光回到新茶飲市場,它是喜茶還是奈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