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前夕急剎車,Soul為何中途換道?
2021-06-25 14:31 soul IPO

2IPO前夕急剎車,Soul為何中途換道?

來源:獵云網(ID:ilieyun)  作者:尹子璇

遞交招股書、上市前一天退市,短短一個多月里,Soul經歷了另類的“高光”時刻。

今年5月11日,這家公司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招股書,申請在納斯達克上市,股票交易代碼SSR,摩根士丹利、Jefferies、美銀證券與CICC共同擔任承銷商。一個月后的

6月18日,該公司披露發行區間為13美元到15美元。據了解,Soul計劃發行1320萬股ADS,最高融資金額超過3億美元。

若按照原計劃,Soul將在今日在納斯達克敲鐘上市。然而就在昨日,也就是在上市前一天暫停了IPO計劃,這一突如其來的調整立刻在業內引起軒然大波。

Soul在聲明中表示,此前赴美上市進程非常順利,得到了多方支持。在更新定價區間后,也得到了火爆的市場反饋。“在這一過程中,公司也收到了其他資本運作的可能性,經過慎重思考,管理層先暫停IPO的定價流程。”

然而,這份聲明并未平息外界對其IPO前景的質疑。有外界認為認購過程可能發生新變化或未達到預期。在此之前,除了Janus Henderson Investors和博裕資本合計表達了8000萬美元的認購意愿之外,《原神》開發商、游戲公司米哈游也將出資8900萬美元參與私募配售。

而更引發猜想的,則是Soul在聲明中的“收到其他資本運作的可能性”的表述。一方面,有業內人士猜測,騰訊有可能全資收購Soul。畢竟,騰訊旗下全資子公司Image Frame Investment持有Soul 49.9%的股份,同時擁有25.7%的投票權。參與私募配售的米哈游與騰訊游戲業務具有強競爭性。因此不排除騰訊調整策略的可能性。

另一方面,也有外界傳言稱,在多個中概股赴美上市破發的情況下,Soul或許轉道尋求港股上市的可能性。目前,喜馬拉雅、哈啰出行,都在公布招股書之后推遲了上市時間。

但是對于外界而言,Soul臨門一腳才做出暫緩IPO的決定,上述可能性較小,更有可能是遇到暫時無法解決的重大問題。畢竟,這代表著Soul之前付給美國投行的IPO保薦費用,打了水漂。同時,這也讓Soul在招股書中包含的58頁的風險警告,在外界解讀中被無限放大。這些風險警告的內容涉及業務運營、股權結構、法律合規和股價。

一、涉惡意競爭,官司與IPO如影隨形

6月21日,與Soul有著相同定位的Uki在微信公眾號發布消息,稱“已依法收集到上海任意門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張璐等人涉嫌參與對我司不正當競爭的關鍵證據,將擇期對外公布。”

不過,目前Uki賬號的上述公告已經刪除。

事件源于去年3月,Soul的運營合伙人被批捕一事上了熱搜。

據辦理此案的的上海普陀區檢察院透露,2019年7月,嫌疑人李某發現有一款名為“Uki”的APP與公司產品“Soul”功能類似。為了打擊競爭對手,李某授意下屬、公司員工范某收集Uki上的有害違規信息,幾番苦苦尋覓卻沒有如愿以償。于是,李某開始授意下屬通過“釣魚”的方式收集:“如果在Uki上找不到違規內容,就用自己注冊的賬號在他們平臺上發布違規內容,然后再截圖。”

隨后的10月,員工范某分別用自己和同事的手機在Uki平臺上注冊兩個賬號,并通過賬號發布了涉黃有害言論和圖片,截圖后向有關部門舉報。導致對方的APP被下架處理三個月,造成被害公司增長幾近停滯、業務嚴重被危害。

之后,該案犯罪嫌疑人李某、范某因涉嫌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被普陀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

2020年12月30日,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就Soul惡意舉報Uki一審宣判,認定Soul員工李某和范某某犯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

因惡意競爭,導致高管被批捕,Soul案可能是國內互聯網圈被公布的第一起。

就該事件,Soul聲稱沒有被指定為當事人,也沒有被認定對這兩個人以各自的個人身份在刑事訴訟中犯下的不法行為負責。

但是Uki顯然和Soul意見不一,Soul在新版招股書提及,“我們面臨與員工、業務合作伙伴及其員工和其他相關人員的不當行為相關的風險”的板塊中曾披露“2021年6月,第三方中國在線平臺就該事件向上海市浦東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根據現有消息來源,我們了解到原告正在尋求基于不正當競爭索賠的總額約為2690萬的損害賠償。”

根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官網信息,Uki訴Soul其他不正當競爭糾紛在2021年4月21日立案,Uki要求賠償2693萬元,并向法院申請了財產保全。5月11日,Soul提交招股書,5月21日,法院凍結Soul 2693萬元,并在月底確定6月29日為案件開庭時間。

也就是說,從遞交招股書到上市初期,這起案件都一直是Soul繞不開的問題,或將影響Soul的資本認可程度。

二、虧損嚴重、現金流緊張,Soul需要一個IPO

除去Uki的官司,另一個Soul的直接風險是,自2019年以來,Soul的業績一直處于虧損狀態。

更新后的招股書顯示,截止2021年第一季度,Soul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為4.75億元??傎Y產為5.84億元,其中遞延收入僅為4210.3萬元。但Soul截止3月31日的應付費用及其他流動負債達到了5.33億元,負債總額達到5.76億元。

銷售和營銷費用是Soul最大的開支,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其營銷費用占營收比分別達到278.1%、120.9%及192.9%。

燒錢正在給Soul帶來穩定的用戶增長,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末、2020年末和2021年第一季度末,其月活用戶分別為1150萬、2080萬和3230萬。日活用戶則分別為330萬、590萬以及910萬。這910萬中,有73.9%都是90后。

從用戶粘性來看,Soul的表現也可圈可點,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每月活躍天數超15天的比例達56.4%,而截至2020年12月,在活躍天數超15天的用戶中,有78.4%的用戶在三個月后仍能維持同樣的活躍度。此外,Soul的日均打開次數為24,且日均使用時長在40到50分鐘。

同期收入也在增加,Soul的收入來源主要是增值服務費及廣告收入。招股書數據顯示,Soul的月均付費用戶從2019年的26.89萬增加到2020年的92.93萬,于2021年一季度達到170萬,月均用戶付費率則從2019年的2.3%增長至2020年的4.5%,2021年一季度持續上漲至4.8%。每付費用戶月均收入也從2019年的21.9元增長到2020年的43.5元,今年一季度達到48.6元。

但是,付費用戶帶來的營收,卻遠趕不上燒錢的速度。對應的,虧損也正在增加。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Soul分別虧損3億元、4.88億元、3.83億元,其中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凈虧損額分別同比擴大62.67%和624.7%。

在虧損之下,Soul的營收結構也過于單一,抗風險能力較差,2020年第三季度,雖然Soul開始通過廣告服務變現,但營收大頭仍來源于增值服務費。

在緊張的資金鏈之下,如今的Soul對資金需求是比較急迫的。此時暫停IPO,又讓外界開始重新審視Soul所提出的“社交元宇宙”的概念,是否真的能夠撐起一個IPO,為Soul回血。

三、停留在概念的“社交元宇宙”,Soul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陌生人社交往往與低俗、色情的灰色地帶比鄰而居。頭部企業陌陌一度擁有不光彩的公眾形象,同時行業的各個社交產品也多次面臨下架。

2019年6月底,Soul曾因“傳播歷史虛無主義、淫穢色情內容”被下架,直到2019年8月28日起才陸續在各大應用商店重新上架。當年11月13日,Soul App再度被蘋果App Store下架。

在招股書中,“社區中的內容可能被監管機構認定為令人反感,并受到處罰或其他嚴重后果”等都成為Soul難以規避的風險。

因此,Soul在發展上一直試圖與普通的社交平臺拉開距離,在IPO時也喊出了“社交元宇宙”的口號。

這一口號令其收獲了相關概念大熱的紅利,受到正在布局“元宇宙”的米哈游的認可,也讓Soul與其他社交平臺打出差異,但是,我們需要直視的是,Soul或許還未打造出“元宇宙”雛形。

“元宇宙”是近一兩年被廣泛討論的一個概念,是一個相對于“真實宇宙”的概念,指一個可以讓人沉浸其中的虛擬世界,在這個世界里面,用戶能夠遠離壓力、能夠實現不可能。

根據Roblox定義的“元宇宙”,若想成功打造符合行業理解的虛擬世界,對VR、AR、AI、5G、云游戲、數字貨幣等技術都需相應投入。

畢竟,在這個概念之下,用戶可以憑借著自己的虛擬形象在虛擬世界中社交、娛樂、消費、賺錢,需要多套獨立的系統。

然而,據招股書介紹,Soul目前仍是在線社交游樂場,“元宇宙”目前還停留在從社交與社區做延展的概念上,AI技術也主要體現在提升內容識別和用戶標記能力上,以滿足用戶社交體驗,產品上也缺乏用戶之間的深度交互。

要想靠這個概念走出差異規避風險,Soul或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